首页 > 体育气功 > 树起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的大旗

树起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的大旗

2018-07-04 10:28:49 毕靖 李健新 阅读(562)

1991年3月间,几场春雨过后,古城西安绿满枝头,新意盎然。

城南大兴善寺公园,绿树掩映中的几间平房,中国体育气功科研成果展览会正在这里举行,引得观者不绝前来。

走进展室,笔者首先注意到了迎面墙上的一面大旗,鲜红质地虽已显得斑斑剥剥,然而“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大字却风韵犹存。

这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杆这样的大旗。第六届全运会、第三届亚洲游泳锦标赛、第十一届亚洲运动会,几度赛场风雨,为这杆大旗增添几多神奇色彩。

而树起这面大旗的就是倔人郭周礼。

还是让我们从头讲起吧。

1987年11月,南国羊城,虽已仲秋季节,气候仍然温暖宜人。鲜花绿树彩旗,喜迎各路体育健儿。全国各地体育精英的最高级大赛——第六届全运会即将在此召开。距离开幕只有两天了,充满活力的羊城人期待着这场龙争虎斗,欢乐气氛充满大街小巷。

但是,这时的羊城却有一个人处在极度焦虑之中,他便是刚刚诞生的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的队长郭周礼。昨天他带领服务队风尘仆仆赶到广州,按照事先计划,服务队的广州联络组应该把进入六运会的具体事宜办理妥当,如服务队的吃、住、大会的出入证、工作人员证件等等,这是保证服务队进入六运会的首要条件。然而,郭周礼一到广州,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进入大门根本没门,还是卷铺盖回去吧。这话真如迎面泼了一盆冷水,郭周礼心里真窝火。

他能不窝火吗?让气功进入赛场,在现代竞技体育中发挥作用,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在他1979年定下的十年计划中,这就是一个核心内容。这些年来,他在推广、宣传气功、建立气功组织的同时,发现、团结了一批有真功夫的气功师,形成了气功人才资源,为成立体育气功服务队打下了基础。同时,他的杂志走上轨道,经济上有了一定的实力,可以为服务队的活动提供物质条件,他已看出,如果要国家出资搞这种活动,势必难上加难。条件逐步具备了,然而还要等待机会。1986年,他与左林同志一起向国家体委汇报工作时,他大胆地提出了组建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为大型体育比赛服务的想法,并且提出由他们自己出资办,不要国家一分钱。当时的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同志一听,觉得很有意义,当即表示了赞许和肯定。于是,他把踢出头一脚的希望放在了这届运动会上。直至一个月前,在西安召开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常务理事会时,他同左林把这个设想正式提出来:组建服务队,参加六运会。这个设想道出了大家的共同心愿,得到了一致赞同。老郭说干就干,马上向李梦华同志汇报了此事。李梦华表示大力支持,并嘱具体事宜和负责筹办六运会的广州方面联系解决。于是常务理事会的当即决定,《气功与科学》杂志社、国家体委成都运动创伤研究所、《气功与体育》杂志社、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联合组成第六届全运会体育气功服务队,并任命了领导人员:领队:左林。副领队:牟淑贞、张世明。队长:郭周礼。副队长:廖文龙、黄志红。宣传组组长:黄元福。副组长:张德政。服务组的气功师有:吴大才、夏双全、刘少雄、僮俊杰等。队伍拉起来了,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的大旗也做好了,老郭一心要把这面旗帜插到六运会赛场上。走到眼下这一步上,容易吗?却说不让参加了,老郭能不窝火吗?

再说这帮气功师们,人人有几手真功夫,在当今气功界,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大师角色。吴大才,国家体委成都运动创伤研究所副研究员,从名师学习气功、武术、正骨30多年,创编“龙形气功”,曾治骨伤病理千余例,效果良好。夏双全,武汉体育学院气功教研室主任,体育气功教学科研成绩显著,著有《中华气功学》专著,尤其著名的是他与航天医学工程师研究所合作的入静脑电图呈太极图的发现,受到大科学家钱学森肯定。刘少雄,天柱气功传人,具透视、遥测诊病治病功能,尤其能用外气作气针治疗。作家贾平凹曾著文赞之曰:“少雄六岁入天柱山师灵谷道长,其悟性最高。稍一作功,双手合十,则十指生烟,袅袅如焚香。据说,他修炼有丹,能顺经络周转,天目洞开,看世界是另一种结构。所到之处,总有人企图他能为已打开天目穴,他绝少答应,故从此不言其他,只视查病情,“盖世华佗”遂鹊起”。僮俊杰,也为贾平凹文中所赞气功师之一,其文曰:“僮氏,......少时便托于亲戚钟克岩授武。钟克岩为南北大侠杜心五师兄弟。......马王堆发掘,得见一彩色帛画《导引图》,潜心捉摸,忽有所悟,得出《导引催眠功》,为治失眠症。办表演会,当场发功,几十几百人当即昏睡不醒,遂声名大振,求医者不绝。”这帮大师们,各有一堆事忙,到这里又是义务服务,若不是与老郭所见略同,看在队长老郭的老大面子上,甘愿为气功与体育结合的事业做点贡献,那么容易把这帮奇人拉到这广州来!如今兵马已临阵前,却要他偃旗息鼓而归,说什么卷铺盖回去,那叫老郭如何向这帮大师们交代。

再说老郭自己,老母亲拖着病体从老家找到西安,事亲至孝的他,本当床前躬亲护理,他却稍作安顿便带队南下了。如今却连赛场大门都不让进,他能罢休吗?

思念及此,老郭倔劲又上来了,他同大伙一同商量,决心一切从头做起,重新联系。于是,他同廖文龙、吴大才等四处找人,争取办理进入六运会的手续。

已经是11月18日了,后天便是六运会开幕式,时间真是紧迫。久经周折,费尽心机,老郭终于找到六运会的关键人物、组委会秘书长、广东省体委主任魏振兰。老郭又拿出他善于磨的本事,做开了魏振兰的说服工作,反复说明气功服务队进入六运会的重要意义,并向魏说明,服务队到六运会上来,事先已向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请示过,李主任是同意的。魏振兰听完沉默了,他感到奇怪,有些不信,有些疑惑不解:“李主任那么忙,难道还会管你这种事,这属哪门子重要事。”不过,眼前这位老郭的诚恳态度和执着劲儿,又使他没有立即回绝。沉默了好一会,魏说,“李主任今晚到广州,我问问他,你明天再来”。看来事情似乎有了一点转机。

入夜了,这南国不夜城越加显得热闹、繁华。豪华的广东大厦中,六运会组委会正在举行宴会。大厦外面,郭周礼在紧张地等待着,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来了,此刻正在宴会上,他必然要同魏振兰见面。今晚便是决定服务队命运的时刻了。对于羊城美丽的夜景,老郭根本无心去欣赏。

魏振兰终于出来了。宴会还在进行,他是专门出来找郭周礼的。原来,老李梦华一到,立即把魏振兰叫过去,别的事未提,先说了气功服务队的事,说此事是他同意的,请给预安排。一下子,魏振兰感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便马上出来安排。老郭迎上去,魏振兰立即说:“你们打个报告,把要求的事写上,明天送我批一下,并赶快联系确定到哪一个运动队去。”多亏李梦华同志支持,服务队就这样起死回生了。

郭周礼心头一块大石落地,接着便是紧张的工作,首先是联系运动队,他打了电话找负责游泳项目的国家体委运动三司司长梅振耀同志,他同老梅虽没谋面,但已有业务交往,并知道老梅对气功比较了解,比较支持。老梅一听,立即表示欢迎到游泳项目去。游泳项目委员会马上给做了安排。老郭连夜写好了报告,详细列出了要求大会安排解决的各种事情,如开幕式的入场证,进入运动场的工作证等等。第二天一早送到了魏振兰手里。魏接到手就批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下面就看服务队的本事了。

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来到了游泳项目运动员住宿的三寓宾馆,开始了工作,队员们一心想为运动员服务,运用气功这种中国传统的科学方法,为运动员赛前稳定情绪,治疗伤病,比赛中调理生理机能,赛后迅速消除疲劳,恢复体力,都是可以办到的。不过气功这样事物有一个独特之处,那就需要接受者愿意并且配合,方能获得最佳效果,如果不配合,往往使效果大为减弱。虽然游泳项目的领导对此事热情支持,但不少教练员、运动员由于对气功不了解,对服务队的气功师也不了解,有人将信将疑,有人甚至不相信。老郭他们感觉到了运动员和他们有距离。为了消除距离,让大家了解气功,了解服务队,当天中午,老郭他们在三寓宾馆精心安排了一场气功表演,国家体委的领导来了,各省市代表团的领导来了,运动员、教练员也来了,新闻界的记者也来了,宾馆的经理、服务员也来了,台下是坐无虚席,人们都想一睹这传闻中的气功的神奇。这场精彩的表演使观者大开眼界,博得了满堂喝彩声。事后,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在总结报告中对这场表演做了详细描述。

中国龙形气功创编人吴大才气功师表演的外气化酒使观众耳目一新;外气探病与治病,其95%以上的准确性和神奇疗效,使观众为之惊叹不已。夏双全表演的信息导引使观众很感兴趣,短短几分钟揭开了气功的神秘之谜。气功催眠功创编人僮俊杰表演的气功群体催眠,受试者程度不同地都产生了睡意,有的象在自己家里一样睡得那样踏实。有盖世华佗之称的刘少雄气功师表演的内丹功,手指尖冒出缕缕青烟,观众大为鼓掌;他表演的气针,使一些受试者在不同的穴位上产生了与针刺相同的麻、胀、沉感觉;外气导引使受试者前仰后合,不能自控;气功透视不但能透视受试者的内脏,还从受试者大脑储存的信息中,遥测出对方家中有无人患病,病情也说得清清楚楚,博得观众阵阵掌声。

表演引起轰动,服务队赢得大家信任。当天六运会简报报道了此事,服务队名气大开。三寓宾馆的经理找到老郭,要求服务队住到他们宾馆,并立即派车到服务队原住的中医学院搬行李。老郭心里嘀咕,服务队是自费的,住中医学院是为了省钱,三寓宾馆每人每天50元,咱那掏得起。经理大方的说,先住进来再说嘛。后来,宾馆果然关照,近万元的费用,几乎全免了。随后,老郭他们又在六运会运动员住宿的各宾馆举行了几次表演,都很成功。于是出现了争先恐后,抢要气功师的局面。老郭再也睡不了一个安稳觉,随时有电话找他,人流不断出进他的房间,要求他派气功师去服务。

赛场上龙争虎斗,六运会比赛全面展开,气功服务队的工作也顺利进行着。

北京队的安卫新参加女子200米自由泳赛,临赛前20分钟,忽然发烧头痛,躺在椅子上不想动了。气功师僮俊杰给她做了几分钟的治疗,症状很快就消失了,接着,又给她做了放松功,使她进入了良好的竞技状态。结果安卫新在比赛中发挥了较好水平,打破了由她本人创造的全国纪录,提高了0.47秒。这个成绩比她近期训练最好成绩提高了3秒左右。

再说国家队的黄晓敏,他是尖子队员,100米蛙泳、200米蛙泳的全国纪录保持者,这次六运会上很有希望破纪录。梅振耀特别关照老郭,请气功服务队对她进行重点服务。老郭派夏双全去为黄晓敏试验,他自己的也在旁边督阵。谁知,黄晓敏对气功不感兴趣,因为以前曾经有过自吹大气的气功师为她试验,她没有任何反应,所以不信了。幸好教练穆祥雄本人修炼气功多年,对气功有较深认识。11月22日晚,黄晓敏将要参加200米蛙泳决赛了,这时穆祥雄要求小黄接收夏双全的试验,小黄不肯,人已经走上了去检录处的楼梯,她这已是第三次拒绝气功服务了。“只耽误你几分钟时间”!穆祥雄以命令的口气把她叫下来。上午预赛时,夏双全对小黄作遥感试验,得知了她的生理状况,随后,把其中对比赛有影响的四点情况和穆祥雄说了,说得很准,这使穆对夏的气功试验有了信心。于是他下了命令强把小黄从楼梯上拉下来,接收试验。

黄晓敏按夏双全的要求,背转身站立,双手向后,做出类似比赛起跳出发前的姿势。突然,她感到了什么,惊异的回头一看,夏双全离她一米左右,可明明感到有什么作用力似的。夏双全知道有门了,他并有做什么动作,是用眼睛发的外气。他又叫小黄弯下腰,并加强了功力,只见她一下子向前冲去,不由自主。

看到这种情况,一边的郭周礼心里又有底了。他知道夏双全发的外气与小黄产生感应,他们之间的信息联系建立起来了,以后为她治疗和调理,把握就大了。

黄晓敏这个倔强的姑娘也服了,她主动向气功师讲了自己的情况,特备说明自己每次游200米蛙泳,在最后一个50米转弯后,膝关节便出现疼痛,夏双全为她做了治疗。走向检录处时,姑娘回过头来问,能不能帮助我,在比赛时让膝关节不要痛。夏双全十分有把握地答应了。

决赛开始了,第四泳道的黄晓敏一路猛冲,脱颖而出,领先一大截到达终点。2分27秒78,破全国纪录!破亚洲纪录!距离世界纪录只差一点点,成为世界第二好成绩。

姑娘高兴地对夏双全说,这次膝关节没有痛。

接下来,姑娘接受了几次治疗服务。在随后的100米蛙泳比赛中,她又创造了好成绩。穆祥雄和黄晓敏都认为气功服务确实起了一定作用。夏双全把过程做了记录,留作科研参考资料,穆祥雄和黄晓敏都在上面签了名。

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的大旗在游泳馆迎风招展,十分引人注目。人民日报的一位记者看到后,专门采访了郭周礼,第二天,人民日报就报到了服务队的事情。

这一下,老郭的麻烦来了,他成了记者们猎取的主要对象,常被记者们围得不能脱身。体育报记者盯得最紧,找他谈了好几次,一次竟谈到深夜二点多钟。前后有50来家新闻单位报道了气功服务队。人们说,气功服务队成员是场外的明星。

全运会期间,气功服务队先后为130多位运动员作了治疗和调理,发挥了良好的作用,这破天荒的第一次尝试是成功的,特别是对游泳项目的重点服务,效果是不容忽视的。国家体委三司司长梅振耀事后郭周礼打电话说,“教练员、运动员都承认气功在游泳项目中的作用”。

当然,也有人对气功的作用有不同看法,有些教练员、运动员在取得好成绩之后,忌讳公开谈论赛前接受过气功治疗的事。

对此,郭周礼看得很开。他认为,这个问题要全面地、客观地看,用发展观点看问题,他是学体育的,深知培养一个优秀运动员之不易。所以,一个运动员赛出了好成绩,首先是教练和运动员合作、运用科学方法、长期、刻苦训练的结果。但正因为老郭是学体育的,他更深知,体育比赛影响因素非常复杂,所以很多问题是平时训练所意想不到的。而气功这门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科学却往往能够解决难题,产生独特的效果。如我国运动员的心理稳定问题,不少运动员在平时训练和国内比赛成绩都很好,但一到激烈国际比赛中就发挥不出来。不少人过分紧张,赛前总是失眠,导致比赛竞技状态不佳。对于这类问题,气功可以很好解决。

这次六运会上,就有典型的例子,大赛在即,广东游泳队的运动员普遍睡不着觉,队医和教练十分着急。19日晚,明天便是比赛了,队医和教练找到郭周礼,要求服务队帮助,能否让队员们入睡,哪怕睡好一小时。听完此话,老郭和全体队员一起出动,挨个地为躺在床上的运动员施催眠功,不久,便令队员们一个个都进入了梦乡。

实际上,科学训练与气功的作用,两者都是相得益彰的,气功的作用,正是使刻苦训练所获得的体能得到正常发挥的良好辅助条件。而这方面,我们中国已有独特的优势。如果怕气功师争功劳而忌讳气功服务,那就没有意思了。

这就是老郭,心胸开阔,眼界高远,不屑为小事费心。

六运会举得了巨大的成功,外国人评价:组织一流、设备一流、人民一流。郭周礼和气功服务队的同仁也创下了气功与现代竞技体育相结合、在大型比赛中发挥作用的成功先例。虽然这是在老郭计划之中,但是成功的喜悦还是悄悄地闪现在他难得一见的微笑之中。大家在天河体育中心合影留念,老郭身着深色的中山装,擎起体育气功服务队的大旗,微笑浮现在他的脸上。他正打算着把这面大旗插到亚运会,奥运会的赛场上去呢。

可就在这时,老郭收到西安发来的第十二封加急电报,再次催他速归,因为他母亲伤病严重,必须做开颅手术,要他这长子回去拍板签字!

李梦华邀请气功服务队一起到珠海白藤湖度假村休息,老郭却登上了北上的列车,急急赶回西安。人们不禁赞叹:郭周礼,好一个铮铮硬汉子,好一份灼灼事业心。

六运会上体育气功服务队的成功试验,使人们对气功的作用认可了。老郭趁热打铁,很快给国家体委送去了一份总结报告,并附上一份请示,请国家体委批准,正式成立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作为一个常设团体,今后长期为体育比赛服务。

好老郭,思维缜密,虑事周全,干事业一步一个脚印,毫不含糊。

1988年4月,老郭率队再赴广州,为第三届亚洲游泳锦标赛的中国队服务。

不久,国家体委批复,同意由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气功与体育》杂志社、东方气功科学研究所共同组成“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并在1988年奥运会集训期间,1988年亚洲游泳锦标赛,1990年亚运会进行气功咨询服务。

老郭他们马上着手组建工作,并于1988年6月在西安召开了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成立大会。于是又有一大批著名气功师会聚到了服务队的大旗之下,如严新、陈发煌、曹孝辉、何建新、杨祜等等,这就使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拥有了强大后备力量。

就在这次成立大会上,郭周礼结识了中国体育界的一个有名人物——国家射击队总教练赵国瑞。这两个人物的相识,促成了第十一届亚运会上,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进驻射击场,气功服务于射击运动的成功尝试。

赵国瑞,高大魁梧,健谈豪爽,乃是体育界有名的气功高手,曾是著名气功大师、南少林传人阙阿水的传授,又经多年苦练而具较高功夫。在郭周礼大张旗鼓在体育气功领域开拓前进的同时,老赵也在射击队中运用自己的气功功夫,开展着气功应用试验。所以他们一见如故。

笔者曾专程前往北京西山脚下的北京射击场拜访老赵。尽管郭周礼年龄比他小20多岁,但提起这位年轻的开拓者,老赵不免竖起了大拇指,赞许连连:“郭周礼同志在气功在体育的应用上面的确是费尽心血,做了很大的努力,有很大贡献,这点我是很佩服的,应该向他学习的。”

这是十分有分量的价值,因为这出自一位真正的行家之口。

说起来,在射击项目上,气功的应用已有过不少尝试。从80年代初开始,在全国气功热潮刚刚兴起时,八一队打头阵,请了气功师做试验。随后,国家队也开始试着搞了一些。这过程中虽然也出过一些成功例子,但很不稳定,几起几落,大多数没有坚持下来。

气功热兴起时,赵国瑞在国家队手枪慢射班。开始对于气功他既感到兴趣又持慎重态度。1981年他到上海出差,利用这段时间,他详细的观察了阙阿水教功练功的过程。连续五天,他见到了许多即神奇又千真万确的事实。比如这位气功大师能够发出外气推动别人,并指挥别人做出各种复杂的动作。老赵新服了,而且他确信,如果把气功这种独特的作用运用到射击运动上,必可大大促进这项运动的发展。于是,临离开上海的那天晚上,他登门拜访了这位功力高深的大师。他十分幸运地获得了大师的传授,并且为他开了“气”。归来后,经过一年多的苦练,他发现自己也出现了一些气功功能,也能发放外气为人治病了。尝到甜头,他信心大增,更一进步尝试把气功运用到手枪班的训练和比赛中,并且一直坚持下来了,为射击队服务,并且摸出了一些规律性,比如让运动员训练“意守”,意守“丹田”可以增强稳定性,意守“命门”,则可提高动作协调性,这都对射击十分有利。老赵还试验过比赛前用气功稳定情绪,保证睡眠,临赛前补气增强体能和兴奋性等等,都有成功的经验。所以,在射击队,人人皆知这位赵指导是个气功高手。

但是,老赵一人功力毕竟有限,而且公务繁忙也腾不出多少时间来。而他又深知,气功如果运用得好,将可以成为中国体育腾飞的一只翅膀。所以,他一直在希望开创一种有效的形式,使气功长期稳定地在射击运动中应用。而郭周礼这个年轻人所做的一切,不正是老赵所希望的吗?故此,他对这位后生辈由衷地赞佩。

于是,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与国家射击队的合作开始了。开头,老赵就提出希望在汉城奥运会上开展气功服务,但因出国名额有限等问题而没能达成。随后,他们便把重点目标瞄准了倾国尽力、举世瞩目的第十一届亚运会上了。

时光飞逝,转瞬便到了1990年9月中旬,郭周礼带领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来到北京。这时的京城,从来没有这样美丽过,亚细亚的各路体育精英正源源不绝涌来,“团结、友谊、进步”的亚洲体育盛会即将开幕了。

这一次,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的阵容增强了,共有12名气功师,队长郭周礼可以较为充裕地调兵谴将了,他们兵分二路,一路去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游泳馆,由夏双全、刘少雄、何建新、陈汪鹏、李永昌五位气功医师和干事张毅组成,服务对象主要是国家游泳队、水球队,还兼顾了网球队。另一队由老郭亲自带领,开进了亚运会射击项目赛场——北京射击场,有刘少雄等人,夏双全也两边跑,服务对象便是赵国瑞带领的中国射击代表队。

这一次,这么庞大的服务队,开支之大可想而知,但老郭他们仍然是自费参加,义务服务。话说至此,不免有这个问题出现:如此三番两次地自费为运动会服务,老郭他们图的是什么?

是的,你若结识一些气功界人物,便时常可以见到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近十余年来,气功热潮在我中华大地上已数度涨落,就象海潮退去后沙滩上露出各色物件那般,利用气功追名逐利之徒也不时见有报道。而这位老郭却常常自费、义务,委实少见。要想知道一件事情今天为什么是这样的,不妨去追溯一下它以往是怎样的。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气功讲究的是何家何派,某招某式,练来可治什么症状之类,再高一点也就是能不能发放外气等等。

中华气功,源远流长,若上溯至伏羲式作“八卦”,则已七千于年了。如此悠长历史,其能代代流传下来,这种穿越历史长河的持久力,恐怕不是世界上哪一种文化体系可以比拟的。这难道是一种健身之道可以达到的吗?自夏朝以来,历代均有众多圣贤人物勤于气功修炼,老子、孔子、庄子、苏东坡、孙思邈......而各家宗教也都同气功结下不解之缘,难道他们追求的只是祛病延年之术吗?

从历史事实看,气功已经作为文明的一个重要成份,贯穿于我中华历史之中,当然,这显然不是仅仅作为健身祛病之术的小道气功所能达到的。

那么,气功的内涵是什么?何物是它的真正生命力的核心?对此众说纷纭。

今年研究气功颇有成就的著名学者林忠鹏先生在他主编的《中华气功学》中有这样一段较为中肯的表述:“它是一门从宇宙整体观、天人统一观、人体生命整体观出发,把人作为整体;把人的‘生、老、壮、病、乙’整个生命长河作为一个整体;把人这小宇宙与自然界之间的相互关系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如何使人体生命处于最佳状态的学说。”这是大道之功。一个人若是修炼而悟彻此中之真理,那么他必然是超脱于一已之上,而以整体之观念为要的了。

与老郭长谈数次,未闻他道及自己的功力如何。然而从他在气功界的所作所为,却可看出他在气功中所领略到的显然不是健身之术的小道气功。他那种淡泊于功名利禄,专心致志与文明的发扬,社会的进步,人类的发展的行为,那不正是中华气功真正内涵的发扬吗!

郭周礼,他所修炼不是一招一式的小道气功,而是那为我中华文明之组份的大道气功。他虽未届不惑之年,却已是一位觉者,一位得道之人。

志同者道合之。与老郭一起无私服务的这一帮气功师们,将自己苦修多年而成的真元之气发将出来,输入将要为国争光的体育健儿们身中,为他们祛除宿疾、安稳心神。大家图的是什么,若用气功界的术语,便是:积修功德。

好了,第十一届亚运会射击比赛的枪声就要打响了,而中国射击代表队的状态却令领队赵国瑞有点担忧。队员们太兴奋了,夜不能寝,失眠成了普遍现象,射击这活儿讲究的是专注、稳定、协调,若是临赛前没有良好的睡眠,上阵时必难保有良好的竞技状态。这叫老赵如何不着急。

服务队的气功师们上阵了,健儿们在温熙的气场中安然入睡。如男队队员石玉杰、孟刚、王润喜、柳军等人的失眠,经夏双全调理后安然入睡,保持了充沛的体力。石玉杰肩部有多年旧伤,经治疗后迅速好转,有效保证了比赛。结果,石玉杰在中心发火项目这种585环,为团体冠军的获得尽了力。赛后,赵国瑞亲自给夏双全所在的武汉体育学院领导写信,表演夏老师的出色服务,信中说,“夏老师的工作为中国射击队圆满完成任务,做出有意贡献。”

在女子手枪班,刘少雄的服务获得了好评。李对红反应,以往比赛常感疲劳,精力不够用。这次经刘大夫数次气功治疗与按摩之后,不但精力充沛,紧张程度也减少,技术动作比较协调。比赛结果,李对红一人拿了三枚金牌一枚银牌。王丽娜反映,比赛之前她患了腰疼,经刘少雄治疗后即不疼了,比赛打得十分顺利。对于一个射击运动员,腰部的功夫是十分关键的,人腰痛这种毛病毛病极其难缠,一般人犯起来,不躺上一阵子,难以痊愈,即使好了,也得有一段时间觉得不得劲。而气功治疗却能在短时间消除症状并使人恢复原有的完好功能。这就是气功师修炼而得的真气的独特功能。结果是王丽娜摘取了三枚金牌和一枚银牌。女子气枪班主教练朱嘉新由衷地表示:“气功为射击比赛服务,这还是一个开端,通过这次的实践,我们认为对帮助运动员消除疲劳、发挥技术水平有一定的作用。在运动员取得的好成绩中,有刘大夫的辛勤劳动,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希望明年亚洲锦标赛前及92年奥运会集训时能够再来给与帮助。”

良好的服务态度,明显的效果,使气功服务队在射击队赢得了尊敬和信赖。运动员纷纷找气功师调理、治疗,名将许海峰也来了。看到这一切,队长郭周礼体验到愿望实现的欣然心境,他和队友们在射击场前展开了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的大旗,这时他脸上那欣悦的超然的神态正是他心境的流露。

提起亚运会这段往事,赵国瑞那爽朗的笑声中,透出了痛饮胜利酒时的快意,射击队一共拿了25块金牌,比原来预计的18块冒出了一大截。他深有感触地说:“如果给以更大的重视,气功完全可以成为中国体育腾飞的一只翅膀。”

话分两头,在游泳馆这边。服务队的几位气功师的出色治疗,也获得了神奇的功效。前后治疗运动员、教练员、领队等70多人次,服务队干事张毅做了专门采访和纪录,有效率达到90%。水球队一位运动员接受刘少斌治疗后情不自禁地说:“太神奇了,刘气功师的手没碰着我,竟有一股气流在我的大腿内运行,行到小腿直到脚上,当时我腿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气流通了好舒服。”

别看水球队、游泳队这些健儿个个都是水里蛟龙,但长年水里来水里去,难免寒湿之气侵袭,关节炎啦、腰腿痛啦、畏寒啦,这一类的病较为普遍。领队和总教练对气功服务队提出的三点要求便是:1、治疗关节方面的伤病;2、治疗内脏方面的疾病;3、快速放松,消除疲劳。从记录结果看,这些要求基本达到了,很多运动员在接受外气时,都觉得自己体内有寒气冒出,然后便觉得舒服了。总教练的肠胃病闹腾了三个多月,胃寒、腹胀、每天拉三、四次肚子,吃了不少中药、西药均不见好转。临赛前,经气功师何建新治疗一次即有好转,又接连治疗三、四次后,腹胀胃寒好了,大便正常了,吃饭香了。由于疗效神奇,运动员纷纷提出要学气功,请气功师们传授功法。

善于捕捉独特题材的外国记者,发现了中国气功在发挥这神奇的作用。于是,新加坡《联合晚报》便刊出了题为《中国逞强亚运秘术探微》的文章,文中说:“中国除把气功用于心理稳定外,还发现气功可以使选手积蓄内力,可以提高力量型运动员瞬间之爆发力,这一实验已大见成效。”

整个亚运会期间,气功服务队为运动员、教练员、领队等做了治疗、调理约达200余次,为他们治疗创伤、赛前稳定情绪、赛中调整机能、赛后迅速消除疲劳,效果是显著的。一位教练员深有所悟地说:“气功师来到运动队,不只是服务的问题,而是进入了第一线,我们很欢迎!”

这时的郭周礼,这位体育气功事业的开拓者和组织者,他是冷静的。站在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的赛场边,凝视远方的天际,他那凝重的神态中,又有着几分忧虑。他的思绪是复杂的:

“事实证明。走气功与体育结合的道路是正确的,势将对体育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其实这两者的结合,并非偶所谓之,而是历史发展的产物,当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气功和体育都发展到一定高度时,二者不可避免地会走到一起。

气功与体育结合,目前世界上不少国家都在尝试,就在这届亚运会上,有的国家也带着气功师。气功已不是中国的专利,气功在体育中的应用也不是中国人独有的秘密武器。现在的问题是,谁更重视气功与体育的结合,谁将能在激烈的体育竞争中领先。”

思绪到此,他的眉头似乎又锁紧了些,他的心请更加沉重了:

“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目前虽收到运动员、教练员的欢迎和各方面的重视,但是随着体育的迅猛发展和大型比赛的逐渐增多,这支目前国内仅有的小队伍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不能满足日益发展的形势的需要。

体制上,服务队迄今仅仅是群众团体性质的,每次为比赛服务之前,临时招兵买马,人员都不固定。

经济上,服务队完全没有经费来源,几年来的几次大型服务活动,包括这次亚运会的活动费用,主要由《气功与体育》杂志社提供资金。然而杂志社是个小单位,经济力量本来就很薄弱,大家团结一致、节勤节俭,勉力支持了这几次大型活动,如今已是力尽财竭,自顾不暇。如果再有大型比赛,杂志社再也无力相助,则服务队很可能犹如一辆断了油的汽车,不得不抛锚于半途了。

自己亲手树起的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的这杆大旗如果倒了下来,那将是多么令人痛心的。”

这就是老郭,凡事预则立。

但愿他的担忧不会成为现实。

亚运会归来,服务队的功劳收到了人们的重视,有关部门在西安召开了表彰大会,国家体委的有关领导和陕西省委的领导同志把大红的荣誉证书捧给了服务队的队员们。新华社为此发了消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此做了专题报道。

郭周礼的开拓精神和组织才能是有目共睹的。

1991年8月10日于北京


本类本月推荐

本类本月图文 >>更多